富贵终成云烟:一代鞋王富贵鸟“坠地”

富贵终成云烟:一代鞋王富贵鸟“坠地”
2019年08月28日 00:53

  原标题:一代鞋王富贵鸟“坠地”

  由于两次草案均未获得表决通过,无奈之下,“一代鞋王”发布破产,沦为“资本弃儿”。

  8月26日上午9时,港股老牌鞋企富贵鸟(01819.HK)被取消上市地位。

  与此同时,富贵鸟于当天晚间公告称,泉州中院裁定驳回富贵鸟管理人关于批准重整打算草案的申请,并终止重整程序,公司宣告破产。

  破产,退市,“中国真皮鞋王”就此陨落。

  这家1995年开端生产男鞋,1998年-2012年期间荣获“首届中国鞋王”“中国真皮鞋王”等称号的老牌鞋企,登陆港股六年,有一半的时间处于停牌期。

  公告显示,富贵鸟此前两度提交重整打算草案,重整打算草案第一稿为:重整投资人出资 2.25 亿元(其中 1.65 亿元为现金,6000万元为购物券);重整打算草案第二稿的重整模式基础不变,清偿方法变更为全部现金清偿。

  首次表决中,应到债权人349家,实际到会债权人347家,批准票债权人137家,仅占到有表决权债权人人数的39.48%,代表的债权金额2.13亿元,仅占领表决权普通债权总额的6.92%。

  二次表决中,实际到会债权人348家,批准票债权人235家,占到会有表决权债权人人数的67.53%,代表的债权金额7.67亿元,占领表决权普通债权总额的24.88%。

  由于两次草案均未获得表决通过,无奈之下,“一代鞋王”发布破产,沦为“资本弃儿”。

  万千富贵成云烟,富贵鸟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一代鞋王发家史

  富贵鸟出身在“中国鞋服制作基地”福建石狮。

  重要开创人林和平1957年出身于石狮长福村,由于家庭艰苦,10岁时,林和平就辍学援助父母干农活。1976年,20岁的林和平进入长福村村民办的“长福村瓦窑农业社”,担负出纳,并在1982年被选为厂长。

  1984年,林和平怀揣着凑来的4万块现金,跟19个堂兄弟一起创办了石狮市旅游纪念品厂,重要生产凉鞋、拖鞋等人造革产品,这便是富贵鸟的前身。

  不过,五年后,持股的只有林和温和另外三位兄弟林和狮、林荣河、林国强。

  1989年,工厂重新制定了经营战略,决定从人造凉鞋、拖鞋转向真皮休闲鞋业务,并注册了“富贵鸟”商标。

  也许是名字带来了好运,1990年,转变战略后的第一年,富贵鸟就接到了一笔一万多双鞋子的外贸订单,紧接着,当年销量大开,卖出了10万多双休闲皮鞋。

  1995年,富贵鸟的前身石狮市富贵鸟鞋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随后生产线从男鞋拓展至女鞋,品类还一度扩大至皮具、男装等。

  1998年-2012年间,富贵鸟先后荣获“首届中国鞋王”“中国真皮鞋王”“中国驰名商标”、“福建省名牌产品”等称号和奖项。

  “踏上富贵鸟,超出豪华人”的广告语开端传遍大街小巷。

  在此过程中,中国国家队女排主教练陈忠和、明星陆毅都曾担负富贵鸟的品牌形象大使。

  在发展的巅峰时代,富贵鸟一度跻身国内第三大品牌商务休闲鞋产品制作商、第六大品牌鞋产品制作商,被誉为“县城男鞋扛把子”。

  六年港股,三年停牌

  2013年12月20日,富贵鸟赴港上市,迎来了发展的高光时刻。

  上市第一天,其股价就曾一度冲到了8.9港元/股,市值达到百亿港元。

  从2011年到2013年,富贵鸟实现营业额分辨为16.51亿元、19.32亿元、22.94亿元,归母净利润分辨是2.54亿元、3.24亿元、4.44亿元,实现一路攀升。

  2015年,成为了富贵鸟的转折点,此时,距离其上市仅两年时间。

  当年,富贵鸟的净利润首次涌现了下滑,3.9亿元的净利润,相比2014年的4.51亿元,下滑了13.09%。

  与此同时,富贵鸟的股价也在2015年达到7.4港元/股的阶段性高位后,一路下跌。

  对此,富贵鸟解曾释称,重要在于2015年前后鞋服行业本身受到发展周期影响,加上电子商务迅速发展,线上销售对传统线下销售造成必定挤压。

  到了2016年,富贵鸟的零售门店也大幅削减,新开零售门店263家,关闭976家,线下销售渠道也遭遇寻衅,3000家门店的盛景不复存在。

  8月27日,上海一位关注服装鞋服行业人士认为,“富贵鸟在2016年和2017年没有把握好方向,品牌升级和渠道升级没跟上,所以落后了。”

  2016年9月1日,富贵鸟发布停牌,理由是需要额外时间完成编制供载入中期事迹的若干材料。

  不过这一停就是近三年,在富贵鸟六年的港股生活中,可以想象,有多少时间,投资者都在漫漫等候。

  在此期间,富贵鸟的事迹跌跌不休,从年营收超20亿下跌至2017年上半年的不足5亿,此外,2017年上半年首次涌现亏损1088.73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7年中期财报后,富贵鸟就再无财报披露。

  可以看到,停牌前,富贵鸟报3.88港元/股,总市值51.89亿港元,已经不及上市时的一半。

  不过即便是如今发布退市,富贵鸟仍然背负着超过30亿元的债务。

  如何沦为“资本弃儿”?

  从“一代鞋王”沦为“资本弃儿”,富贵鸟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也许把时间倒回至其上市两周年之际,可以看得更明确些。

  2015年,鞋服主业不振的富贵鸟,走上了布局金融之路。

  当年5月初,富贵鸟以1000万美元战略投资P2P平台共赢社。

  同年10月,富贵鸟再次入主理财平台叮咚钱包,成为其大股东。

  除此之外,富贵鸟还有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石狮市富银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也许是富贵鸟管理层认为金融领域投资收入更快更高,不过这一步,却把富贵鸟置于更危险的地步。

  2017年4月,共赢社在发布最后一次还款公告后再无消息,而叮咚钱包也在2019年8月22日被厦门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大众存款立案侦察。

  2017年6月,富贵鸟开创人之一的林国强逝世。

  令人唏嘘的是,当年12月,其子女在法院当庭发布,放弃继承父亲所有财产, 更引发了外界对富贵鸟的财务和经营状态的诸多猜测。

  2017年11月,富贵鸟的债务危机开端隐现。

  福建晋江福兴拉链有限公司起诉富贵鸟,恳求其支付货款5.67万元;同年12月,佛山市南海匠新鞋业有限公司起诉富贵鸟,恳求其清偿货款56.81万元及利息,但开庭时,富贵鸟都没有答辩。

  此外,2018年4月,规模为8亿元的“14富贵鸟”债券违约,成为揭开富贵鸟债务迷局的冰山一角。

  作为这只债券的主承销商,国泰君安曾在2018年2月发布风险性提示,富贵鸟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额违规对外担保事项及资金拆借事项。

  根据其公告,富贵鸟至少存在49.09亿元的资产可能无法收回,包含货币资金1.65亿元、应收账款2亿元、存货2亿元、其他应收款42.29亿元、固定资产1.15亿元。

  对此,中金固定收益研究指出,富贵鸟公司涌现回售违约,与其自身与关联方资金往来占压及违规担保、财务报表及信息披露质量不佳、内控管理存漏洞等问题有关。后续如果其他应收款项无法收回,公司存在较大资不抵债风险,债务违约后回收率不乐观。

  目前,富贵鸟发行的三只债券中,8亿元的“14富贵鸟”和13亿元的“16富贵01”均已本质性违约,涉及本金21亿元。此外,“16富贵鸟SCP001” 超短期融资债券规模为4亿元。

  另据公开信息,富贵鸟的债务总额约30亿元,包含“14富贵鸟”本金8亿元及相应利息、“16富贵01”本金13亿元及相应利息、银行贷款约5亿元,其他经营性负债约3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法利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责任编辑:马婕

富贵鸟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大众号
新浪财经大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 09-05 五方光电 002962 --
  • 09-04 科博达 603786 --
  • 08-28 安博通 688168 56.88
  • 08-28 中科软 603927 16.18
  • 08-27 瑞达期货 002961 5.57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